當前位置:福清新聞網 >> 新聞中心 >> 名家筆下的福清 >> 正文

暗香

——古寒山詩作短評

2024-01-18 10:59:08來源:福清市融媒體中心  作者:侯榮

學琴三年,精神寂寞。古寒山寫詩已有多年頭了,其靈魂深處之孤獨,從詩中可見一斑,而他跋涉詩路的堅定身影令我感佩,他的詩作如一朵朵暗香,時常浮動在我的心頭。

古寒山屬于厚積薄發的類型,詩歌產量不高但常令人“驚艷”。從起初直面死亡這一冷峻主題,到反諷現實表達憂患之思,古寒山的諸多作品,走的是虛擬的路線,例如敘述行乞的小女孩、失眠的建筑師以及傾國紅顏海倫、至圣先師仲尼等,看似荒誕不經,實則暗合世俗與常理,構思之巧妙,語言之精練,讓人折服。他將許多人難以言說的抽象觀念,予以具象化,或沉郁,或辛辣,或幽雅,筆端直指人生真相與痛楚,使其情感抒發倍增思想內涵,意味雋永。當“種子”剎那間長成“藤蔓”,“花兒”瞬時結為“果實”,“我很冷/也很緊張/漫天飛雪/靜靜地飄呀飄”(《俯仰之間》),留給讀者無限的遐想空間,并帶來一種另類的美感,光芒奪目又寒氣逼人。像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,這也形成了古寒山近乎詭異的詩風,像《約在松之下》《采菊東墻下》等,在古典意境之中披上魔幻的色彩,拷問的是當下浮躁的風氣和情感的忠誠度等,體現了詩人對生命的徹悟,對現實的理性思考,從而也使古寒山的吟唱擺脫了風花雪月的調式,營造出舒展大氣的格局。

古寒山的詩作多為短制,十分講究語言的錘煉。誠然,要在區區十行中完成思想情感的宣泄,并滲透濃烈的個人色彩,不在語言質感等方面著力打磨,勢必損傷詩作的審美品質。古寒山在這方面的把握相當從容,他像隱于深巷的民間藝人,細心揉捏掌上的工藝品,直至賦予生命力,因此他的很多詩作,語言流暢而脫俗,這無疑是他多年探索的一大收獲。

在潮來潮去的詩歌洪流中,古寒山不屬于任何圈子,被稱為“林外之樹”,寧為墻角梅,凌寒獨自開。他說,口號和旗幟并不能拯救詩歌之疾。這種態度是我所激賞的。每次捧讀他的新作,我總覺得暗香襲人,精神為之一振。多年的交往,我見證了他生活中的許多挫折和追求,也深切感受到詩歌在他生命中的分量??娝篂榘?,靈魂的舞者并不寂寞,我祈愿古寒山兄大步穿越雪中的道路,邁進一片新天地。

(作者系福清人,青年詩人,獲過福建文學獎等,現供職福州市鼓樓區政協文史委)

打印    關閉    復制鏈接
www久久久久久久|久久人人97超碰超碰窝欧美|女同一区二区三区不卡免费|思思91精品国产综合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