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福清新聞網 >> 新聞中心 >> 名家筆下的福清 >> 正文

盧偉詩三首

2024-01-18 10:59:08來源:福清市融媒體中心

安平橋


我看到了鯨落:最慷慨最奔放的

骨架,撐起了河兩岸。橋頭有百花香

橋尾有青絲白發。

骨之兩翼下垂,這三百余尊橋墩,

托起山河成川,托起

做人的重量。一鯨落,萬物生

安平橋,這是你的子民

哺暗界千載,終于躍出水面的子民。

所有先哲,皆豐滿慈善

完整隱身于橋上,如眾葉

附身于樹上。所有外鄉人

來到這橋這江山,不帶一草一木

內心也和草木一起復蘇

這眾神藏匿之所,容得下原罪之身

容得下落拓之人,他們內心聽得見

針落的聲音。任何一人

都能掏出體內的燈盞,帶著愛人

在眾星喧嘩之際,

做一個開闊的精神貴族

半生中,一望無際且無可??康膼?/p>

向東,乘船可渡

向國之四方,向人間茫茫

向母親,表達清晰而自由的愛

不再無功而返


夢中的炊煙


當我不再醒來。在故鄉,土屋子

已經荒廢,煙囪已遁入時間

一隅,蒼老得幾乎無法看清

如同我沉重的呼吸。親人們

一一隱入煙塵,我必須在

落日來臨之前,把名字重新一一辨認

如同打開遠方一扇扇門。時間

是慢慢閉合的蚌殼,把掌紋魚尾紋啊

抬頭紋,磨得無跡可尋

唯有目光,當你們望向我

或我追尋你,依舊如珍珠,閃閃發亮

親人啊,我看過這世界太多表象

現實蒼涼而決裂,內心的白云

無法軟化黑色之刺。我期待

做一場夢,牛羊歸來,炊煙升起

祖母倚在門框喊我回家吃飯

我將放過自己,和前半生和解:

河流奔騰著對山川的致意

村莊飽滿得像蘇子的詩篇

萬物如謎的黃昏呵,此刻,

你比我們更像一個詩人

自尋常晚霞里升起詞匯的光芒


喜劇演員


他又在凌晨醒來,凝視

日復一日生活的底色:黑夜

是一種中年胃疼

蜷縮在生活巨大的轟鳴聲中

如何把痛感表達成沉默

繼而是自我悲憫,一種丑角精神

自我安慰、嘲笑的變種,一張面具

一把幽默之刃

切割黑夜的同時也把光亮分裂

成為繁花似錦的存在

該致敬誰呢?

母親的紐帶還是父親的曠野?

他在臺上談笑風生

臺下,僅剩奄奄一息

觀眾散場,面具下的容顏

散落一地,模棱兩可。

他掰開喜劇的內核,努力

回顧自己一生,發現

一生的笑臉,竟是那張既定的

臺詞,像最后一片

雪花,飄在貧瘠的峰頂

空無一物

歷史在結冰,時間是假象

廢墟中,謝幕的燈照在頭頂

臺下掌聲四起

沒人意識到他是一盞孤燈


打印    關閉    復制鏈接
www久久久久久久|久久人人97超碰超碰窝欧美|女同一区二区三区不卡免费|思思91精品国产综合在线